雅文小說 > 其他小說 > 暗影統領的公主妻 > 第六百八十四章 傲視天下的王者
    她的安慰極為的明顯,不是穆凌繹的那種柔情和充滿愛意,但卻是滿滿的關心。

    顏樂頓時十分的感動,抱住了坐在她身邊的她。

    “小七!你太會說話了!”顏樂的聲音懷著極深的感嘆,真的越來越覺得小七這樣的女子,有著無限的魅力!

    梁依萱感受到顏樂對自己的夸獎和依賴,小臉莫名的感覺熱熱的,有些不好意思的推了推她。

    “咳...武靈惜...別膩膩歪歪的,表姐夫看著呢!待會又訓我抱你啊!”她的聲音不自然,眼神也不自然。

    她一邊覺得顏樂這樣的夸獎讓她有些面上掛不住!因為她可沒有多喜歡武靈惜!她只是覺得她人還是不錯的!以前受過很多苦,所以自己沒有必要再針對她而已。

    一邊又覺得,自己剛才抱武靈惜被表姐夫警告了耶!他可能,不,是肯定,肯定吃醋了,不想自己碰他的顏兒。他整天顏兒顏兒,當成寶一樣,肯定很介意自己碰他的寶貝!

    穆凌繹聽著梁依萱的話,很是欣慰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依萱公主說得是,顏兒是我的,不應該被別人,觸及。”他這一次說完,直接將顏樂拉了起來,擁進自己的懷里,而后坦然的宣示

    “顏兒要是覺得需要安慰,該抱的是我。”

    顏樂本就極為的懷念穆凌繹的懷抱,被他抱住的瞬間,趕緊趁著這時,深吸著他身上清幽的香味,滿足自己。

    但也只才一會,她就輕輕的推開了穆凌繹,糾正他的行為。

    “穆統領~到底還是未婚,我們還是要顧及一些禮節的。”她強忍著,對他的渴望,強忍著對正經起來,口是心非起來的自己的好笑,將話說得禮貌之后,緩緩的后退,拉開和穆凌繹的距離。

    穆凌繹很是無奈自己的懷抱又空了,自己的顏兒又是只能看著,一點都觸及不到,重重的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顏兒~婚遲早是要結的,所以早點抱抱不行么?”他明明是出于無奈和遺憾詢問,但看在顏樂和梁依萱兩個女子眼里,卻都覺得他分明是在委屈是在耍流,氓!

    顏樂亦是重重的嘆了口氣,心疼自己凌繹要忍耐著。

    “穆統領,真真抱歉。”她真的有歉意,因為自己身為凌繹的妻子,竟然沒辦法去給予他愛意和擁抱。

    梁依萱是不住的搖頭,心里不敢置信這個表姐夫,撩人的手段倒是挺多的!

    難怪武靈惜回來才幾天,就被他迷住了!

    “表姐夫,真沒想到你竟然如此花哨。”她小聲感嘆了出來。

    穆凌繹不在意任何人的評價,而是看著自己有了歉意的顏兒,抬手摸了摸她有些愁苦的小臉。

    “乖~”他只說一字。

    但這一直,包含的太多太多。

    有對她的安慰,有對她的理解,有對她的眷戀,有對她的愛。

    顏樂仰著頭看著穆凌繹,緊抿著唇點頭。

    她這樣,是因為她極想抱住自己溫柔的凌繹,然后親他。

    但最后,兩人都適時的結束這場,愛意,深,得要溢出來的對視。

    顏樂牽著梁依萱在侯府里閑逛了一圈之后,因為真的太過無趣,從侯府里出來。

    穆凌繹沒有去阻止,他一直安靜的走在顏樂的身后,保護著她,也不去打破要營造出他們之間有了變化的氣氛。

    三人在蕭條的大街上走著,因為沒有了市集,沒有了開門的小店,最后很是無聊的散步到了城墻處。

    梁依萱拉著顏樂爬上城墻,說著要看落日。

    但一匹白馬突然闖入三人的視線,他飛馳的馬匹因為來到城門處被勒停,和守城門的護衛亮了自己的令牌之后,他繼續是要入城的,但城墻上的動靜讓敏銳起來,詢問著守城門的將士。

    “城墻上是和異動?”他的聲音帶著威嚴,讓守衛極為尊敬和遷諾。

    “回五皇子,是依萱公主,靈惜公主和穆統領。”他是城墻的守將,所以剛才三人要上去,是先和他亮明身份的。他原本還想和五皇子猜測說,雖然三人沒說,但自己覺得三人應該是因為無事散步到這來的。但他最終沒有出聲,覺得還是少言為妙。

    城墻上從看出那是梁啟珩后就拉著兩人蹲下,讓城墻遮掩他們身影的顏樂,很是無奈!

    自己要是目力再好一點!就一點!

    就可以快一點蹲下呀!表哥就不會看到了呀!

    但是...唉,遺憾。

    蹲得太慢,還弄出了動靜。

    梁依萱聽見顏樂重重的嘆氣聲,很是嫌棄的搖頭。

    “武靈惜,你怎么那么不待見我五皇兄呀!他可是喜歡你呀!”她下意識的就為自己的親哥哥抱不平,覺得顏樂就算不能和梁啟珩在一起,也應該對他好一些,彌補他。

    穆凌繹聽著這樣的話,眼里的寒意直射想梁依萱。

    “依萱公主,你覺得你五皇兄要是看見顏兒和我在一起,是傷心還是開心?”他的聲音里已經帶著對梁依萱責怪顏樂的不滿,他覺得梁依萱不懂自己顏兒的苦心。

    而顏兒喜歡和她在一起,自己就應該讓她理解自己的顏兒,不要與她生出間隙來。

    所以,話落,他直接站起身來,凝視城墻下的梁啟珩。

    這樣的居高臨下,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讓穆凌繹的氣勢凌駕在梁啟珩之上。他所有的淡泊仿佛消失,如同一個傲視天下的王者一樣,屹立在最頂端。

    梁啟珩原本一直盯著看不見人影的城墻頂樓,心里的感情復雜著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該不該與靈惜,再見上一面。

    因為依萱在場,說明她和穆凌繹不是在獨處。

    但獨不獨處,又有什么分別,她就算失憶,都能依著他的要求和他進屋。

    然后自己,被她驅趕。

    自己其實知道,她一直以來的拒絕都是為了讓自己相信,她是真的回不來了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愛穆凌繹,愛到沒辦法再回心轉意。

    但自己真的沒辦法接受。

    自己覺得,靈惜這一次的失憶,就是老天給自己的機會!

    靈惜忘記了穆凌繹,那就算她還是潛意識的聽他的話,但是她也會叫自己表哥了!會答應自己陪著她的請求了!

    梁啟珩想著,看見城墻上故意露面的穆凌繹,眼里染上了挑釁的笑。他直接在馬上運功,借著馬背,再借力城墻,極為瀟灑利落的躍上城墻頂樓。

    穆凌繹的冷意沒有任何的消減,但他懂得身份上有些禮節避免不了,所以微微側身,看著梁啟珩,不卑不亢的行了一禮。

    “見過五皇子。”

    顏樂聽著自己凌繹淡漠的聲音,心疼他這般。

    但她想出聲,就看見他禮畢之后,極快的看向自己。

    穆凌繹知道自己的顏兒,不想傷害梁啟珩,但既然她要傳達出失憶迷惘,那梁啟珩是避不過的。她就算在這兩天可以避開他,但入了宮呢?

    還是避不過的。

    他眼里懷著無奈,懷著對她的無限心疼,卻第一次帶有督促的意味,要自己的顏兒自然一些。

    顏樂躲避穆凌繹的目光,她不想自己的凌繹憂心那么多,然后為自己去扛下這些心理負擔。

    而兩人這樣從未有過的不自然,看進了梁啟珩的眼里,就是顏樂,還是變了的。

    她以前,肯定不會避開穆凌繹的目光!

    他的心,小心翼翼的雀躍起來,走進顏樂和梁依萱。

    梁依萱看著自家五皇兄,乖巧的叫了聲。

    “見過五皇兄,五皇兄,你從城外回來,是去哪玩了嗎?”她的聲音帶著稚氣,因為心地的純凈,就算梁啟珩與她不同母親,她都叫得很是親昵。

    梁啟珩對這樣的妹妹,說不出討厭,也說不出喜歡。

    他知道她單純,是皇家里極為難得的。

    但他又無法喜歡她,覺得她的母親,與自己的母親不和,所以自己母親當年的悲慘,皇后或多或少有摻和,所以自己只能做到不恨她而已。

    他只淡淡的應了聲,然后看著顏樂。

    “靈惜~這城墻上風大,你身子弱,表哥送你回去好嗎?”他說得極為的溫柔,眼里帶著疼愛和笑意,將決定交到她的手中。

    顏樂的心一滯,腦海里閃過他傷心欲絕的說,再見就是君臣;閃過他說,是自己選擇了這條路。

    他每一次都是被自己氣到傷心的離去的。

    但每一次再見,他都會將選擇權交給自己。

    顏樂想著,心里懷著無限的愧疚。

    而穆凌繹,看著自己的顏兒因為梁啟珩再一次反差的轉變,頓時說不出話來,極快的替她出聲。

    “多謝五皇子關心顏兒,顏兒穿的得很足,身子無事。”他冷冷的說著,而后直接側身去將的顏兒擋住,不想她更加的為難。

    他覺得自己的顏兒可能還沒發現,梁啟珩是在試探她。

    顏樂是真的沒想到這個層面上去,但看著自己的凌繹又要因為護著自己,和梁啟珩演變成對峙的局面,極快的從他的身后出來。

    “表哥,靈惜走了一大圈,這下不冷。”她努力的笑笑,強裝自然的回答她的話。

    穆凌繹緊攥自己要將顏樂拉回的手,發現自己的顏兒誤打誤撞的倒也回答得不錯,避開了所有的選擇。
竞彩篮球一月稳定赚1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