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說 > 都市言情 > 女配拒絕當炮灰 > 第三百三十一章 星際海盜2
    亦或者安娜是某位大能的得意門生?否則的話這些藥劑配方又從何而來?

    這也不是不可能的,像是底蘊豐厚的家族,他們的藥劑配方自然是少不了的,要是平民的話,哪里能夠接觸到這些?

    只是安娜平時不和凌說這些,所以姜蟬一時半會兒也推測不出來。如今只能夠將這個疑問放在心里,什么事可以等她到了中央星系后再做考證。

    在凌的記憶里,藥劑師配置的藥劑等級和藥劑師的精神力是息息相關的。藥劑師的精神力越高,所配置的藥劑的等級就越高,同時療效會更好。

    高級藥劑師那是千金難求,雖說科研院有醫療艙和基因修復液,可是那是一般人接觸不到的。只有為聯邦作出了卓越的貢獻的人才能夠享受到這一待遇,而且這樣的機密普通人根本就不知道。

    所以更多的人都是將目光投向了藥劑,如此藥劑師的身份也是水漲船高。否則就憑借安娜一個弱女子還帶著一個小孩兒,那是怎么也不能在這個低等星系生存下來。

    幸好目前姜蟬所住的這幢房子是安娜在世的時候全款買下的,如今姜蟬也算是有個安身之地。如今姜蟬是準備將這些藥劑配方掌握之后,再考慮報考中央星系的科研院。

    凌上輩子就是一個藥劑師,逝世的時候已經是中級藥劑師的水準了,否則凌也不會在混亂的星際海盜中存活那么多年。

    走進安娜的工作室,看著臺面上的瓶瓶罐罐,姜蟬挑了挑眉,這可是不同于丹修的煉藥之道,此刻姜蟬的好奇心是徹底地上來了。

    凌的精神力已經是不錯的水平了,但是經過清源蓋章的姜蟬的精神力更是出類拔萃。開始姜蟬的動作還有點生疏,但是在萃取雜質的時候,姜蟬是做地又快又好。

    這當然是得益于姜蟬的精神力了,精神力水平會直接制約藥劑師的等級。只有精神力提升了,藥劑師的等級才會上升,可是精神力又是哪里那么好提升的?

    有的藥劑師窮極一生,也只能夠配置低級藥劑,由此可見,精神力是如何的重要。

    姜蟬最先試驗的就是低等治愈藥劑,也就是她剛剛涂抹的那管藥劑。從凌的記憶里得知,這是非常低等的藥劑,當然這也是安娜平時配置地最多的藥劑。

    在這么一個低等星系,每天都有人傷亡,這樣的藥劑的需求量是非常大的。而且價格也不高,平民也消費地起。

    腦海里想過這些,姜蟬慢悠悠地轉動著手里的玻璃試管,眼看著試管里的液體在咕嘟嘟的冒泡泡,看著就要炸裂試管,姜蟬腦子一急,精神力傾瀉而出,像是一層薄薄的膜一般,牢牢地包裹著試管。

    要是有人在這里,肯定會驚呼,這居然是精神力外放!

    在精神力的包裹下,試管內的藥劑慢慢地平復融合起來,最后的成品是一支淡藍色的藥劑。在一邊的藥劑檢測儀上測了一下等級,治愈藥劑,中品。

    姜蟬挑眉,才中品?后來想想也就釋然了。第一次煉制藥劑,能夠煉制成功已經是人品爆發了,要不是有她的精神力包裹著,估計這一支藥劑是要以失敗告終的。

    姜蟬這人有點強迫癥,什么事都喜歡做到極致。就像是這個治愈藥劑。這個世界上的藥劑是分品質的,姜蟬這一支就屬于中品藥劑,雖然是很常見的治愈藥劑。

    安娜曾經說過,藥劑分初品、中品、高品和極品,但是極品藥劑的概率太低了,只有萬分之一左右。

    當然了,極品藥劑的療效比起高品藥劑來,那是高了不止一個臺階。像是補血藥劑,如果高品的,可能需要五支才算達到藥效,但是極品藥劑只需要一支就見效。

    姜蟬的目光在極品藥劑上面頓了頓,隨后收回目光,再度倒騰起手里的試管來。她要生存要吃飯,還是多做一些藥劑去賣吧。

    傍晚,姜蟬將下午配置好的藥劑整理好。她一共配置了十支治愈藥劑,不同于前面九支藥劑的淺藍色,最后一瓶藥劑的顏色呈天藍色,非常的迷人。

    這是一支高品治愈藥劑,姜蟬的手指在它上面滑過,隨后將這一支收到了脖子上的的空間鈕深處,至于別的九支她準備賣出去。

    安娜的藥劑通常都是放在雷恩的小店寄賣的,這樣雖說賺地不多,可是安全一些。如今姜蟬也不準備改變,她目前最需要的就是時間,這段時間是她提升自己能力的黃金時期。

    將剩下的治愈藥劑收好,姜蟬去衛生間打理自己。十五分鐘后,出來的就是一個面色黝黑的小男孩兒,乍一看不像是凌,但是再細細看來又能看出來凌的影子。

    這也是屬于姜蟬的一種職業病了,因為有從弦月那里學到的易容術,雖說手頭工具少,可是姜蟬依然將凌的本來面目遮掩了一二。

    一個弱小的美麗的女孩兒,如果沒有自保的能力,在這么一個吃人的世界里,肯定會生存地格外艱難的。

    看天色尚早,姜蟬推開門,向著雷恩的小店走了過去。雖說知道這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,可是在看到街道兩邊迥異的金屬風的建筑的時候,姜蟬還是生出了一種不適應的的感覺。

    看著天空中不時飛過的懸浮車,姜蟬握了握拳頭,好想把這些懸浮車拆下來看看,好好地分析下里面是什么樣的結構構造啊。

    不過想想自己囊袋空空,姜蟬又放棄了這個念頭。想到在凌的記憶里看到的機甲、星艦等等,姜蟬呼吸都急促了幾分,清源說的果真不錯,這里的科技真的太發達了。

    雷恩的店鋪距離凌菲爾德家也不遠,五分鐘就到了。剛剛走進店門,趴在柜臺上的一個老人家抬頭,看見姜蟬的時候笑出了一朵花來。

    “凌來了?從安娜過世,你可是好久沒有來過了,這次來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嗎?”
竞彩篮球一月稳定赚1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