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說 > 都市言情 > 衣角沾星斗 > 第48章 心里的人
    “晚晚。”

    縱然蘇靖敖輕聲細語,卻仍是將向晚晚飄飛的思緒從若干年前相遇的那一天拉回了現實。

    “晚晚。”

    他那一天好像也在什么時候這樣叫過她。

    什么時候呢?她有點記不清了。

    她只記得他的聲線很低,特別動人。

    他喊她名字的時候,她感覺到從耳畔開出花來,逐漸長滿全身。

    向晚晚定了定神,看著眼前的這個人:時間似乎并沒有在他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跡,他仍然清瘦、挺拔,一如往昔。

    可是不知道為了什么,突然有一些陌生和疏離的感覺彌漫在他們中間。

    “晚晚,今天下課之后,我給你從頭到尾解釋一遍,好么?”

    向晚晚覺得有點累了,她每次想起那一年的校慶日就感覺特別的累,像是一種肌肉記憶。

    她無力地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低眉顰首之間,蘇靖敖看不到她的眼睛,只能看到散亂的額發下面她小巧精致的鼻尖。

    講真,他真的想不管不顧地把她攬進懷里,告訴她這些年,他沒有一刻不在想她,不管是在咫尺,還是在天涯。

    可他是見過她最倔強的時刻的,他知道,他也不敢就這么唐突了她。

    向晚晚走進教學樓,走到教室,萬沒想到教室外一群人圍在那里,編導們見她和蘇靖敖一同走過來,都立刻站直了,如臨大敵一般。

    她遠遠地看到編導們安撫了旁邊的同學們幾句,似乎是讓他們先回去的意思。

    江嘉霓身形修長,一眼就能辨認。

    向晚晚看到她進教室之前留下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,心頭一凜。

    金導也示意其他的工作人員暫時散開,該忙什么就忙什么去,自己則上前迎過來說:“蘇老師,向晚晚,咱們去旁邊教室聊兩句吧。”

    向晚晚預感到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……

    她低著頭跟著進去了旁邊教室。

    蘇靖敖倒是十分坦然,在教室里仍然站得筆直。

    金導后退了幾步,也許是覺得蘇靖敖太高,有種壓迫感。

    “蘇老師,有同學說您和向晚晚在談戀愛,是有這樣的事么?”

    向晚晚在一旁頭皮發麻,聽到蘇靖敖笑著回復金導說:“這樣說不確切。確切地說晚晚是我學妹,我現在想重新追求她,她還沒有答應我。”

    金導看了看蘇靖敖,又看了看瑟縮在一旁的向晚晚,忍不住下意識做了一下吞咽動作。

    “蘇老師,這樣不合適吧。”

    蘇靖敖突然收起笑容,表情略帶嚴肅地說:“是,我知道這樣不合適,我已經不適合再擔任你們的教官。不過我中午剛剛接到通知,有任務需要出京,下午的課便會有同事接替我。他在來的路上了,應該快要到了。”

    向晚晚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金導更是瞪大了雙眼,說:“換老師?我怎么沒有接到通知?”

    蘇靖敖說:“您可以去確認一下,我想接替我的老師應該馬上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金導來不及多說什么,趕緊出了教室門。

    “你要走?怎么早不說?”

    蘇靖敖的身后響起向晚晚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蘇靖敖暗暗嘆了口氣,回過身來說:“是。我來之前就知道了,我本來這半天的課都上不了,可是我忍不住想來看你。”

    向晚晚的氣兒驟然都消了,只是期期艾艾地看著蘇靖敖說:“才見面,又要走么?什么事那么重要啊?”

    蘇靖敖苦笑一下說:“保密任務,不能說,你明白的……”

    金導突然推門進來,說:“蘇老師,另外那位老師到了。既然這樣,那就很遺憾不能與您合作了。”

    蘇靖敖看著低頭的向晚晚,不知如何安慰,更不想跟金導寒暄,所以只是說:“相信我的同事會講得比我更好。”

    金導看了看向晚晚,敏銳地覺察到他們二人之間微妙的化學作用,但仍然不得不很不合時宜地說了一句:“向晚晚,該上課了,你該回教室了。”

    向晚晚沒有再看蘇靖敖一眼,低頭轉身出了門。

    回到上課的教室,她在最后一排角落里找了個座位坐下。

    自從她踏進教室的那一刻,所有人都瞬間安靜了下來,無數雙眼睛盯著她。

    直到她最后落座才漸漸恢復了悉悉嗦嗦的聲音。

    陳娜的心此刻正被八卦之火燒得難受至極,怎么會錯過這樣的好機會。

    她一個箭步,沖到了向晚晚旁邊的座位坐下。

    章令的反應慢半拍,只能坐在一條過道之外的座位上。

    “晚晚,她們說你和蘇老師……是不是真的啊?”陳娜迫不及待地發問了。

    向晚晚正努力控制情緒,不讓眼淚滴下來,沒有回答她。

    “晚晚,你說話呀!那何律師不是你男朋友?到底誰是你男朋友啊?”陳娜又怎么會輕易放過她。

    章令沒說話,只是乖巧地趴在桌子上,豎起耳朵聽。

    “晚晚,你怎么不說話呀?哎呀,你就告訴我吧,咱們什么關系啊,你說是不是?你告訴了我,我也好幫你去澄清啊。你還不知道吧?她們說你有男朋友了還勾搭蘇老師,說得可難聽了呢。你都不在意嗎?”

    章令在一旁猛點了幾下頭。

    向晚晚抬起頭,眼神迷茫渙散,小聲說:“我沒有男朋友。何律師、蘇老師都不是我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陳娜和章令不自覺地交換了一下眼神。

    “那天看到你和何律師在一起,我還以為你們是一對兒呢,敢情不是啊。那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?”陳娜還是窮追不舍。

    向晚晚說:“何律師是我學長,一直照顧我,對我很好,但是我們沒在一起過。”

    “啊?是這樣啊!那就是說何律師一直追求你了?你沒有接受啊。那你怎么不早說呢?怎么不解釋呢?這樣大家就不會誤會你了啊!”

    陳娜越說越覺得好像哪里不對勁,終于回過味來,說:“哎呀!是我不好!要不是我大嘴巴,也沒人知道這些,就不會鬧出誤會了。”

    陳娜這樣自我批評起來,向晚晚只能寬慰她說:“不關你的事,是我沒解釋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那蘇老師呢?也是你的追求者嗎?”章令終于忍不住插嘴了。

    向晚晚微微搖了搖頭,頓了一下,說:“他是我心里的人。”
竞彩篮球一月稳定赚1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