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說 > 古代言情 > 翻天之美人計 > 第一百八十九章 迷蒙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鷹綽對上他的眼睛,想到要說的話,似乎有些不好意思,“你喜歡我哪里?”

    賀蘭勤以為她要說什么驚天陰謀,一顆心被高高吊起。這句話卻讓那顆懸著的心輕飄飄蕩起來:“哪里都喜歡。”

    在掉進賀蘭勤陷阱的時候,她不是沒有那么一點點埋怨,便是說她無理取鬧也好,她是有不滿的。陷身暗室的時候,更是會念叨那個名字,甚至詛咒他“孤獨一生”,所有的那些,在知道他跳崖的時候全都煙消云散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心如死灰,這世上有誰能傷到他?

    “我覺得,讓我們兩個相遇,讓你喜歡上我,就是一個陰謀。”

    賀蘭勤挑眉:“我喜歡什么樣的女子,在你之前我自己都不清楚,誰還能依照我的喜好調教出這樣一個你送到我面前?”

    無跡可尋,因為賀蘭勤在慶城三年,確實沒有流傳出一絲風流韻事。

    鷹綽:“也許有心,也許無意,但是不管怎樣,你都是被我們族長設計了。《疏云訣》能救你的消息就是他暗中使人透漏給你二叔的,然后你二叔要我幫忙,我自以為能夠瞞天過海,用自己的性命和鷹宓長老的消息做賭注幫你拿到了。后面再讓鷹搏告訴你我付出的代價,叫你悔恨交加之下來鷹族找我。”

    后面的就不用她說了,賀蘭勤想了想,確實可以連成一條線,但是:“他為什么要殺我?鷹族同賀蘭一族并無深仇大恨。”

    鷹綽:“原因之一是遷怒。因為鷹宓長老是為了令尊才嫁給王鈞的。”

    話不用說的太明白,意思到了就行。長輩之事,不便深究。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鷹綽:“我們族長八成也是被王鈞那小人蒙蔽了,因為鷹宓長老并不是傳聞中拒絕入宮后才同他分道揚鑣,而是更早,她跟著馬麟走了,后來一直藏身極北之地。”

    賀蘭勤:“馬騁說的,你信?”

    “有她的親筆信,不能算信,不過一些隨手寫下的東西,字跡確實是她的,看上去也很有些年頭,在極北之地。馬騁不可能在很多年前就準備那些東西來騙人吧?”

    這些仍然不是重點。

    “你二嬸即便要害你父母,也未必有那個本事,她一個深宅婦人去哪里找馬族散布在賀蘭境內的暗樁,其中必然有人幫他。通風報信的那個人很快被人滅口,不是馬族他們做的,還有人隱藏的更深。”

    “年深日久,更沒辦法查證。你就那么相信他?”賀蘭勤莫名有點酸。

    鷹綽沒注意到這些,此時王鈞就是一頭笑面虎,哄騙著賀蘭勤幫他做事,暗中一直沒有放下利爪,而賀蘭勤卻一無所知,只記掛著他的救命之恩。孟寧做的也算他的,因為孟寧是他的人。

    可是一時她不知道怎么說服他,馬騁說的那些,她一聽就信,或許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她愿意信。罪大惡極的那個人是王鈞的話,她就可以忽略鷹翱做的那些。

    見她語塞,賀蘭勤心中的不適愈發明顯了。即便身處絕境,那個人的話就那么可靠嗎?

    不知想到什么,賀蘭勤一把抓住她放在桌上的手。

    鷹綽全身一顫,有些不適應他突然“發難”。愣怔著看了他一會兒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賀蘭勤也覺得自己有些唐突,卻一點也不想放開。“沒有證據,我沒辦法相信馬騁,如果我說他騙你利用你大概你也不愿意承認,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我們先不說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嗯,好。”鷹綽腦子里除了那些紛雜的事一時還真不知道說什么。

    賀蘭勤得寸進尺,兩只手都攏了上來,甚至輕輕的用嘴唇觸碰了一下她的手背。

    “上蒼總還眷顧我。”他總是神色淡淡的眉眼此時滿溢著喜悅和一種從未有過的熱度,“你還在,我也在。”

    鷹綽總是緊繃著的心弦一顫,一股酸酸澀澀的感覺溢出喉頭,她用力眨了眨眼睛,歪頭道:“枉你自詡才智無雙,還不是給人幾句話就騙到山上。”

    賀蘭勤笑:“是夠傻的,明知道他們都沒安好心,怎么就一步步按照他們的計劃走了呢,肯定是鬼迷心竅了。”隨即拿著她的手貼在自己臉上,“魂都被你勾走了。”

    鷹綽……

    她還沒有調整到可以同他**的狀態。

    不過看起來他倒是適應的很快。

    兩個人都不說話的時候,鷹綽便感覺有些尷尬。可是手還在那個人手里死活拽不出了。“我出來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還回去干什么,我這不是好好的嗎,不用報仇了。”他站起來靠近,鷹綽也站起來。距離太近了,身高差距明顯,他毫不費力的用身高差壓制住了她。嘴唇在她額頭輕輕貼了一下。“這些日子行尸走肉一般,現在終于覺得自己還活著。”

    因為王契被關到不知道什么地方,此時的王府雖有大皇子妃坐鎮,卻多少有些混亂,侍衛和下人們都人心惶惶,連正常的巡視都疏忽了,他這幽僻的偏院更無人搭理。兩人進來這許久,沒聽到一聲腳步聲。

    “我,我先回去。”鷹綽想要后退,“至少同何來說一聲。”

    賀蘭勤此時方才想起最初的目的,先是自嘲一笑,道:“一見到你,把那些事都給忘了。大殿下那事,是不是你們攪出來的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不止這一件吧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這些事都是我們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目的就是要皇上身邊無人可用嗎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誰的主意,你的還是馬騁的?”

    “如果所有事都是他做的,殺他太便宜他了。”鷹綽依然不改初衷。

    賀蘭勤:“好了好了,到此為止,你說的那些事我想辦法查,你不要再被他蠱惑了。他什么都沒有了才這么瘋狂的,你跟他可不一樣。”

    鷹綽終于回復一句:“在見到你之前,是一樣的。”

    沒有你,我一無所有。

    賀蘭勤怔住,她眼睛紅紅的,睫毛上還泛著水汽,零碎的頭發貼在額頭上,用力的抽鼻子吸氣,依稀是四年前讓他不由自主刻入記憶的呆樣,他心里猛地一抽,再次將她緊緊抱在懷里。
竞彩篮球一月稳定赚1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