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說 > 古代言情 > 道門法則 > 第一百四十二章 擾亂秩序
    到了春風閬苑門口,趙然還不放心,隔著大門仔細聽了聽里面的動靜,又趴在墻頭上向里張望一遍,確定童白眉不在,這才敲門:“貧道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看門的家仆忙把大門打開,一邊迎接趙然入內,一邊稟告:“剛才有個姓童的老頭來了,言辭甚是無禮,和幾位靈君起了沖突。”

    趙然問:“怎么沖突的?”

    家仆道:“他動手了,幾位靈君都打不過他,挨得不輕。”

    趙然頓時皺眉:“居然動手了?”

    正說著,一條大柴犬自遠處墻角下飛奔而出,撲入趙然懷中,正是李小多。李小多“嗚嗚”搖著尾巴縮在趙然懷里,兩只眼珠子一眨一眨,往外掉眼淚。

    片刻間,靈貓王大芋頭也從一棵大樹上跳了下來,直接罩在趙然頭上,兩只貓爪捂著趙然的眼睛,喵喵著“好嚇人”。

    趙然問:“剛才誰挨揍了?”

    李小多不說話,嗚嗚的舔了舔趙然,趙然見他脖子上一撮毛狀似被人揪下來了,露出里面的血印子,心中一驚,連忙伸手上去探查。好在只是皮外傷,沒有受到重創,連忙取出膏藥給他敷上。

    牛大也從莫愁湖畔顛顛跑過來,“哞”了一聲道:“趙方丈,那個姓童的不是好人,打了三弟,老牛我聽說打狗也要看主人,可姓童的完全不懂這個禮數,簡直蠻子一個!”

    趙然氣道:“你們打回來啊?就算打不過,也要咬他一口不是?”

    牛大委屈道:“我們見他認識你,就沒敢動手.....再說也打不過啊,他好厲害。實在不行,我們回洪澤湖請父親出面?”

    趙然道:“算了,這事兒別跟洪澤之主說,我來想辦法替你們出頭。”

    懷里抱著李小多,頭上頂著王大芋頭,趙然好生撫慰了他們幾個一番,這才離開春風閬苑。

    正往回走時,就接到了顧騰嘉的飛符:“致然,有位童前輩說是致然的舊識,如今正在觀里等候致然。”

    趙然回復:“什么舊識?不熟,不見!”

    顧騰嘉回復:“這位童前輩名白眉,他的大名我也是聽說過的,是玉皇閣楚天師的弟子,大煉師境的高人啊,致然當真不見么?”

    “不見!”

    過了片刻,顧騰嘉的飛符又至:“此人果然不可理喻,好言好語不聽勸,如今占了文昌殿,說是見不到你的話,旁人也別想進殿燒香!只是他修為驚人,我們都近不得身,趕也趕不走,這卻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趙然眼珠子一轉,道:“擾亂公共秩序,報警......報東極閣!”

    顧騰嘉回復:“我也正有此意,那我們就報東極閣了。”

    文昌觀監院親自報警嗯,親自報東極閣,東極閣極為重視,又聽說是很有名氣的大煉師童白眉,便由衛三娘出面,帶了幾個東極閣修士前往文昌觀,準備好言相勸,讓童白眉下山。

    童白眉千里迢迢趕赴應天,先往雞鳴觀,又去春風閬苑,再到文昌觀,走哪兒都是一句同樣的回復:“方丈剛剛離開。”當即怒火中燒,到了此刻,他也知道趙然是在故意躲著他了,于是坐在文昌殿的門檻處,將大門堵住,不讓香客入殿燒香。

    堵了不多時,就見幾個年輕修士趕到,自報名姓,乃是東極閣靈濟宮的人,特地查辦他的案子。

    童白眉頓時大怒:“辦我的案子?知道我是誰嗎?老子是童白眉!大煉師!老子在白馬山出生入死,在橫斷大山和佛門妖僧血戰,立過多大功勛?你們竟然來辦我的案子?我有什么案子?啊?”

    衛三娘道:“您老功績不小,我們也都很尊重。但您霸在文昌殿算怎么回事?不僅不讓人進去上香,還在殿中飲酒,酒味到處都是,說您一句褻瀆文昌帝君都不為過。您趕緊出來隨我們下山,一切都還好說,否則這罪名可就越鬧越大了。”

    童白眉扯著嗓子道:“你們什么時候把趙致然給我找來,我什么時候出去!”

    衛三娘道:“您找趙方丈我們不管,您愛去哪兒找就去哪兒找,總之不能擾亂文昌觀布道秩序。”

    童白眉瞪眼:“你這丫頭,誰教你這么跟長輩說話的?這里是趙致然的文昌觀,我就跟這里找他!你給我滾一邊去,敢踏進來一步,連你這娃娃一起揍!”

    衛三娘問衛朝宗,要不要請趙致然過來解決問題,衛朝宗回復道:“致然主持江南大政,他若是出了危險,后果不堪設想。不可能讓致然出面,你在那里看著,警告他幾次,把面上的工夫做足,我帶人過來收場。

    童白眉名聲不弱,要對他采取強制措施可不容易,衛朝宗當即調動靈濟宮修為最深的大煉師藍道行,又向湯耀祖借了他們顯靈宮的煉師藍田玉師徒,自家再帶上三名**師,一起趕到棲霞山。

    一個大煉師,兩個煉師,四個**師和五個金丹法師,這個陣容已經足夠拿下童白眉了。

    童白眉是認識藍道行的,只不過沒打過什么交道,見面之后當即哈哈大笑:“姓藍的,你可也當真有趣,前兩年還看趙致然不順眼,跟著朱先見一起為難他們樓觀,今日怎么忽然變了?為虎作倀了?嗯?不對,當了走狗了?成了趙致然的馬前卒了?哈哈,笑掉大牙!”

    又看見藍田玉師徒,指著他們道:“一幫跳梁而已,也敢來老童我面前逞威風?”

    藍道行不動聲色,冷冷道:“久聞童老大名,不勝敬仰,今日有幸相見,自應請教當面。此處人來人往,不甚方便,敢請童老出來,我們到山里斗一場。”

    童白眉豪氣頓生,灌了一口酒,咂摸著嘴道:“也罷,今日便領教一下藍大煉師的高招,當年號稱三大宮院使,也不知究竟吃不吃打!”

    衛朝宗和衛三娘監視著童白眉移步文昌觀外,布下防護法陣,童白眉氣勢威嚴,喝道:“藍道行,今日教你開開眼......”

    話沒說完,衛朝宗一揮手,東極閣眾人蜂擁而上、群起圍攻。

    童白眉被人群纏住,大呼:“說好了斗法的,你們耍賴!”

    衛朝宗道:“抓捕不法之徒,談什么斗法?”

    童白眉:“哎呀呀,氣煞老夫......”
竞彩篮球一月稳定赚1万